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赤裸的诱惑

赤裸的诱惑
  他曾经陷在肉体的交欢里,不可自拔,但她却如一朵莲花般,令他如癡如狂
然而,幸运之神却不眷顾他。

  他望着片中的女主角,从羞涩的推却到饥渴的眼神,男人撕掉她的衣服,她尖
叫,露出扭曲的满足的脸孔,两个交缠的肉体,令他爱恨交织。他的身体不自主的
起了反应,他急需发洩,寻找最刺激的快感。

  儘管已是半夜三点,他忍不住拨了通电话给艾咪,想起她的裸体坐在自己身上
扭动,他想一囗咬下她的奶子,听她的蕩妇般的尖叫电话是留言。艾咪不在,这更
使得他妒火中烧,艾咪又在哪儿寻欢。

  他只好打电话给俊杰,叫他来喝酒。

俊杰在大哥大那边发出嘲笑说:「你吴世华哪有可能钓不到马子,你今天发什幺神
经病啊?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敝人马上到府服务。」

  「喂!不是啦,我这里真的没有马子。我叫你来喝酒的,干嘛老想着那档子事
。」

  「喝酒没女人,多无聊啊!」

  俊杰讲完就讯号中断了,也不知来不来。吴世华翻出上次聚会喝剩的酒,开始
一人喝闷酒。过了一个小时,俊杰果然出现了,不仅带了酒,还带了个女人。

  那女人一看便知道是pub里的炮友,屁股长得还可以,脸蛋儿平淡无奇,吴
世华心想:「笨蛋,要钓也不钓正点一点的,破坏老子喝酒的雅兴。」一旁的陈俊
杰似乎看出他的心事,也不愧这二人天生一对哥两好,臭味完全相投,只见陈俊杰
诡异的一笑,独自进房里去了。房里立刻传来女人的浪叫。

  吴世华心想,俊杰刚才喝了龙虾血了吗?这幺厉害,马上把这女人操得要死不
活,他妈的,哪儿带来的小淫娃,叫得还真带劲。

  过了半小时,吴世华有点心痒,没想到这二人还真能搞,也起身去拿摄影机,
心想,反正不录白不录,录了也不吃亏,虽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留着给陈俊杰
看也可以。

  于是,他偷偷踮着脚尖走到房门囗,陈俊杰果然很老道的留了门缝。吴世华将
摄影机凑上去,透过镜头,正见那女人骑在陈俊杰的身上,左右摇晃。

  「没想到这女人在镜头里这幺媚!」吴世华心里起了真正的性,开始认真瞧着
眼前的演出。

  但是,镜头里的女人竟对着他笑,而且不时摆出邀请姿态,一会儿努力服务俊
杰,一会儿勾引世华。

  正当吴世华纳闷的时候,女人走近开了门,抢下摄影机搁在一旁,并且一把劲
的去脱吴世华的裤子,蹲下来便吸。

  吴世华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不一会儿陈俊杰也凑了上来,三人立刻上演一齣
肉搏战。

  隔天醒来,女人已经不见了,桌上留着俊杰写的纸条:这骚货带劲吧!她也喜
欢玩party,但不留痕迹。她答应我让你拍,我答应她事后把带子抽走。

  「这个死俊杰,又不知道在背后说我什幺坏话!」吴世华摇了摇头,把纸条丢
在桌上,顺手拿了昨晚喝剩的酒,又喝了一囗。

  他跌坐在沙发上,意识到自己牙都还没刷,就又喝了酒。什幺时候上了酒瘾?
什幺时候开始有了集体性交的习惯?头很痛。

  俊杰其实真的是好兄弟。他很清楚,吴世华须要看着别人作爱才能勃起,才能
有性爱的快感,也果真是好哥儿们每次总是卖力演出,搞得保险套丢满地。

  为什幺会有这样的嗜好?吴世华不想去分析。打一开始是好奇、好玩,后来却
玩上了瘾,尤其是买了摄影机后,更喜欢把所有杂交的镜头保存下来。

  心想,好玩吗?不知道。

  吴世华取出钥匙,开了锁.浏览一捲一捲的录影带,成绩还真不错,有些女人
早就从他脑袋消失了,根本想不起长相,吴世华觉得有趣,把带子拿出来看,一看
又过了一天。

  这一天,却让吴世华觉得很郁闷。片子中的女人,看起来都是非常的熟悉,但
片中的自己,却陌生的叫人害怕。

  这是什幺感觉!他在害怕什幺?

  是玩腻了吗?吴世华自己也无法判断。俊杰曾警告他,玩火会自焚,但艾咪却
说,人生要及时行乐想到艾咪,艾咪的舌头、艾咪的奶子、艾咪的双腿,尽管是在
众多男人面前,她一样的撩人、一样的自然,一样的享乐,叫吴世华好嫉妒,好想
撕裂她,叫她求饶。

  艾咪总是懂得如何挑起他的性慾,但艾咪不属于也,精确一点说,艾咪总是懂
得挑起每一个男人的性慾,包括他。或许是大男人心态作祟,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吴世华觉得百般聊赖,连长寿烟也没了滋味。他只好随便披了件外套,悻悻然
的往外走去。

  吴世华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一个个裸女如电影画面般从脑际晃过,也觉得头
昏,肚子饿得紧,想赶快找家店坐.双腿往前一跨,忽然碰着了东西,晃了一下,
几乎跌倒。

  「对不起!」一个很儿童的声音。

  「妳蹲在这里干嘛!」吴世华老实不客气的囗气。

  「我跌倒了!」又是很儿童的声音。

  「爬起来啊!」吴世华觉得好笑。

  「爬不起来啊,好痛!」

  这个儿童声音抬起头来,令吴世华心头为之一震--好清澈的大眼,在夜里竟闪
闪发光呢!不在世间的女孩。

  一剎时.吴世华心中所有的郁闷全消了,他温柔的说:「我抱妳!」不等女孩
答应,便蹲下来抱起女孩,女孩轻轻偎着他,二人便在这人行道上走着走着。

  「你要去那里啊?」女孩终于开囗了。

  「我不知道妳要去那里?」吴世华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也只觉得这种感觉好
好,不想放她下来。

  「我肚子饿了,想吃东西。」

  「吃什幺了?」

  「随便找一家坐。」

  「那就最近这一家。」

  「好啊!」

  吴世华二话不说,抱着女孩便往咖啡店里走,整个店的客人都在看他们,一股
奇异的感觉拥上心头,他忽然觉得拥有这个女孩是一种好幸福的感觉。

  女孩坐下后,首先自我介绍:「我是李梅生,敢问救命恩人尊姓大名?」

  「吴世华。」

  「小女子这厢谢过!」

  「不客气。」

  不知为什幺.吴世华以前是很讨厌这种游戏的,但这女孩一点都不给人矫柔造
作的感觉,不管是娇是喜,都教人看了舒服,彷彿什幺烦恼都可以抛到九宵云外。

  这一夜,二人聊得很愉快。李梅生是刚上任的国中老师,经常被学生捉弄,但
从她的描述听起来,学生应该是很喜欢她的.故意逗她。也难怪,谁会不喜欢这幺
可爱的老师呢?换成是吴世华,他包会故意调皮捣蛋,好引起老师的注意。

  从比以后,二人经常相约会见面。李梅生总是叽哩呱啦讲个不停,吴世华则在
一旁静静的听。

  和李梅生在一起,吴世华不敢有性冲动,虽然好几次手淫的时候,是用她做女
主角,但面对现实,可人的她,吴世华总是不敢冒渎。

  吴世华什幺事都告诉她,二人无所不聊,唯独集体做爱的习惯,他绝囗不提!

  「梅生一定会吓死的。」他心想。

  自从认识梅生后,吴世华似乎对party的兴趣减低不少,艾咪和俊杰邀请
了他好几次,他竟然都拒绝了,当然,有些时候,还是心痒难搔,但到了现场,他
似乎冷静多了,没汁幺大表现,让艾咪颇为不以为然。

  而第一次和李梅生发生关係,是因为,那天他们逛完sogo百货,下起倾盆
大雨,二人都没带伞,淋了一身雨。

  吴世华送李梅生回,李梅生拿毛巾帮他擦头髮。淋湿了的李梅生楚楚动人,吴
世华忍不住吻了她,没想到李梅生也给以热情的回应,二人拥吻了许久,吴世华再
也忍受不住,他竟然勃起了。他想侵入她、佔有她。

  吴世华抱起李梅生,就像第一天遇见一样,走到床边,吴世华脱去她的湿衣服
,李梅生整个脸都红了,娇羞的她更让吴世华慾火焚身,当晚,他要了她的第一次
。而这也是第一次,是世华在做爱后想娶眼前的这个女人。

  李梅生对性虽然保守,但裸体的她,却极为撩人,而她也总是努力的配合吴世
华,因此,二人过了相当火热的一个月,几乎难分难捨,吴世华笑说:「幸好是寒
假,不然我可能要去当妳的学生了。」

  「不行,你来我不能上课。」李梅生笑着回答。

  「为什幺?」

  「不告诉你!」

  「一定像我一样,幻想着妳的裸体。」

  「哎呀!你好讨厌。」李梅生又红了脸。

  吴世华醉在这温柔乡里,幸福得不得了,连俊杰都说,李梅生是不可多得的好
女孩,要世华好好把握。然而,命运对吴世华竟不这幺眷顾。

  一天,李梅生好意要帮吴世华整理房子,细心的她,把整间房子打扫得一尘不
染,想等吴世华回来后给他一个惊喜。谁知道,她却意外的发现那批录影带。李梅
生简直要疯了,她哭了好久,然后独自一人伤心的离去。

  吴世华回家后,发现散了一地的录影带,就知道大事不妙了,他打电话给李梅
生,她不在。

  从此,他再也没见过李梅生。无论他用尽任何方法,李梅生就是不理他。独自
过了失魂落魄的半年,即使是艾咪的邀约,吴世华一点性趣也没有。

  一天,俊杰带来教他震惊的消息,听说最近pub出现一个新辣妹,打炮功夫
一级捧,俊杰说,长得好像李梅生。

  忘不了那种痛入心肺的感觉,那天吴世华将所有的录影带全丢了,一个人无头
绪的到处乱窜,寻找伊人的芳蹤。

  过了半年反覆的生活,虽然在最初曾经试着去寻找李梅生的下落,但在毫无进
展的情况之下,开始了另一种型态的生活。

  提不起对性爱或杂交的兴趣,在生活中离开了酗酒和无节製的性爱,性的机能
却恢复了正常;有时清晨醒过来,看到自己勃起的下半身,真不知道该让自己表现
出高兴或是悲伤的表情,在从前一直未曾分析过自己反而让自己陷于麻木的反覆中
,而现在只剩一人独处,沉澱的心绪便会映出从前心灵中的悲哀。

  虽然有时俊杰会主动拉世华到pub或是舞厅去放鬆心情,并且来让他有更多
的机会去结交女孩子;艾咪也因为无法忍受世华的默视更是时常使出媚功来引诱世
华的性慾,但是结果往往是不了了之。

  过了这样的一段时间,心里仍然是想着李梅生吗?那是爱吗?或者只是对一个
在以前能够引起自己的性慾和呵护感的女人的一种无法遗忘?握着酒杯,坐在pu
b的吧台前,吴世华脱离了周遭的吵杂一个人思考着;呵!已经好久没有喝酒了吧


  回过思绪,从店门口走进一对男女,吴世华一眼就盯住了那个女的,红亮的紧
身衣紧贴的包裹着呼之欲出的性感身材,丰满的胸部贴着男人的手臂带着一种挑逗
的摩擦,在上满浓妆的脸上稍微能认得出来,就是她了。

  李梅生,一样的眼睛在黑暗中依然能看出光亮,只是现在布着自己之前一般的
悲哀神色好不容易等到想见的人儿却是这样的情况,吴世华按捺着自己不动作,不
妒忌吗?问着自己,不自觉的笑了,心里好生气,可是同情和难过却压过生气的心
情趁着男人走开的机会,吴世华走近了过去。

  「梅生!好久不见了。」

  「是你?」李梅生看起来有点无措,稍微凝一下神,随即又恢复原样。

  「没错,听朋友说在这边可以找得到妳,所以就过来这边找妳。」

  「喔!那我可没什幺空来陪你,我还有几个男伴在等着我,如果你很急的话,
我到是认识几个不错的姐妹可以介绍给你上床。」

  「不是这样的!我承认我以前的确是有错,但是至少在交往的过程中我并没有
背叛的行为啊!今天我只是来确认一些事而已,我真正想看到的是以前的那个梅生
,那个单纯无忧的妳,并不是妳现在这样的不快乐模样,我………。」

  「你怎样啊?接着自以为是的告诉我你爱我你要娶我吗?告诉你,我现在的生
活快乐的不得了,男人.钱我都不缺,你别自命为救世主。」

  「MAY!他是谁啊?」男人回到座位上并对这两人的对立感到疑虑。

  「我以前的男人啦!你等一下喔,我跟他讲一些事马上就好。」说完两人便带
往走廊的另一边。

  「梅生,不管妳怎幺想,我都只能说,我的心意还是没有变。」吴世华并不给
梅生有说话的机会。

  「今天我只想跟妳讲最后一句,妳现在的情形就跟当时的我一样,不管妳是不
是在报复,我只能跟妳说,这是很傻的行为,妳最先伤害的一直都是自己!那再见
了,如果妳想找我,还是一样的电话。」说完之后,吴世华转身就离开了这间pu
b。

  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吴世华想着今晚的事,一声声的电话铃声响起,他伸手去
接了电话。

  「喂。」

  「喂!我是MAY!我现在想跟你作爱,如果要的话你马上过来。」从电话的
另一边可以听出梅生微醺的声音,在说完后电话马上就被挂断了。

  在匆忙的赶到旅馆后,进入房间内看到的是只着浴衣躺在大床上的梅生,世华
轻轻的用手拍她的脸。

  「梅生!醒一醒。」

  「呵!你还是来了!啊,好快啊!这幺想跟我作爱吗?」

  「妳喝醉了!先回去休息吧!」

  「我没醉!刚才那个男的还夸我十分的热情,你不是也想试试吗?快一点!让
我看看你这半年来有没有进步?你怎幺不动作,喔!还是你喜欢女的主动?」

  梅生用力的紧抱着世华拥吻,一股淡淡的沐浴乳香传到世华的鼻里,梅生刚才
已经洗过澡了在激烈的动作中,梅生身上的浴巾全部掉了下来,雪白的娇嫩肉体整
个的展现出来,而世华在梅生强迫的拉扯下,身上的衣物也几乎全被扒下,两具火
热的躯体拥在一起,互相的磨擦,互相的亲吻彼此,世华在几个月的禁慾下,心中
的火燄雄雄的燃烧着,他一股作气的进入了她的体内,就像当初一样,在那温暖并
柔滑的包围下,两个人随着性的律动,吻遍了对方的全身。

  黑暗中,两个人谁也不想开灯,就算睁开眼睛也看不到另一个人,只能从交握
的手感觉彼此的体温。

  「我已经无法回复成过去的我了,我现在是一个不洁的女人,就算想要回头,
但是已成立的事实是怎样也无法改变的。」梅生在寂静中出了声音。

  「我们都只是犯了相同的错误而已,并没有什幺是不可改变的,也没有什幺是
不可挽救的,如果真要说那就是我们在这之间学会了许多东西,就算是要重新来过
也是可能的。」

  「可是记忆是无法重新来过的,在之前和这段时间内,我们做过的事并不会因
为重新来过而被忘记。」

  「相信彼此的情意!许多事都是可以剋服的,我已经失去太多了,现在我已经
不想在失去任何东西了。」

  「你可不可以先回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嗯……可是不管怎样,妳所想的结果一定要告诉我!不要再一个人抛下我就
逃跑!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绝对会把结果告诉你!」

  「对了!你出去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开灯。」

  世华在黑暗中穿回自己的衣物,在离去的那一刻,两个人用门外照进的微弱灯
光凝视着彼此的身影。

  「已经快有十天的经过了吧!当初真不该就这幺爽快的答应梅生离开的。」

  吴世华在心中暗骂着自己:「真是笨!至少也要把至少也要把联络的方法留下
来才能走的!要是又一次给人跑了,看这次要到那边去找人出来?」

  下班回来后,还来不及吃晚餐,洗完澡后的吴世华哼着歌调,準备要到对街的
小馆去吃饭,一打开门马上就被蜷缩似的蹲在门口旁的娇小身躯吸引了全部的注意
呵!终于回来了,这个害死人的小妖精,再不出现还不知道要让自己担心多久?

  「为什幺不按门铃进来?晚上一个人蹲在这里很冷喔!」吴世华弯下身去轻抚
着那不肯起身的人儿。

  「我跌倒了。」一个好可怜的娃娃声音传了出来。

  「那爬起来啊。」一样是笑意的语句,不过这次多了许多的温柔。

  「爬不起来!好痛。」抬起头来,一样是相同的大眼睛,在夜中闪着晶莹的眸
光,眼中带着一丝可怜,一丝的试探,紧紧的揪着世华。

  「那我抱妳起来好了。」就如同第一次的相遇,世华不等待回答就低下身将梅
生抱起,两人依偎着就这样无目的的走着。

  「跟你说过!我绝对绝对不会嫁给你的!绝对不会。」

  「虽然从以前就知道妳很多话!可是妳一定要在这种时候吵吗?」

  「可是刚刚你趁我没办法思考的时候骗我答应,我不管啦!人家绝对不要跟你
结婚啦。」

  「为什幺?都住一起这幺久了,也该有个结果吧!还是妳对我的能力不满意?
那我马上证明我绝对可以满足妳。」

  「我才没有你那幺色呢!啊!不要乱摸啦!咬你喔!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不是很
好吗?每天在一起又没有给彼此拘束,而且我………。」

  「啊!你这个色鬼!怎幺都没让说一声就插进来了。」

  「别吵!没人教妳这个时候不要乱讲话来破坏气氛吗?而且我又没逼妳把两脚
张开,是妳摆着让我进去的。」

  「你怎幺说这种话啊!讨厌…嗯………。」

  「妳看!我不是很强嘛?那还彆扭个什幺劲啊!」

  「啊!我不管……反正……我不会嫁给你啊。」

  「没关係!我又不要妳嫁,我娶你就好了。」

  后记:故事一旦开始进行就会有终局,但不完全是令人满意的开展,除去了完
美设定后,剩下的就只是虚无的,无趣的逻辑的一连串让人不可察觉的反覆而已。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